本篇文章引用自此
上折哥的blog看到的~
覺得應該也要盡一份力


我常常作惡夢。

每次我作惡夢或者尿床的時後,爸爸媽媽都會跟我說沒關係,可是他們說完沒關係,我還是很害怕,我覺得他們心裡不高興,因為他們回到房裡就會開始說話很大聲,就像我和姐姐吵架那樣。爸爸會很大聲的問媽媽為什麼要讓我一個人在家,孩子出事都不知道。媽媽就會哭著說,他是你的朋友,我以為他真的很疼小米,我怎麼知道他這樣變態……。

我猜他們說的「他」應該就是那個人,那個叔叔,每次都會帶玩具給我,也常常帶我出去玩、去吃點心,一開始真的很開心呀!可是後來我開始每天晚上作惡夢,幾乎天天尿床,爸爸媽媽也開始知道那個叔叔教我玩一種遊戲,所有大人都變得很奇怪,雖然我也不喜歡玩那個遊戲,會痛、而且很不舒服,可是叔叔說爸爸媽媽知道會生氣,會生氣我貪玩又吃零食;有時後我不想玩了,叔叔會變得很兇,罵我不乖,大人會討厭我,我害怕被討厭。所以我常常忍著痛和叔叔玩那個遊戲。

可是我還是被討厭了。

叔叔當然不會再對我好了,爸爸說要叫警察把他關起來;媽媽剛開始都說是因為我愛玩、貪嘴。我每一天什麼事都不想做,只會一直發呆一直發呆,也都沒有辦法好好睡覺,大人很擔心,卻又覺得這樣很糟糕。

後來,爸爸媽媽帶我到一個可以玩遊戲的地方,那裡每次都會有大姐姐跟我玩,跟我講話,有時我會很生氣、非常生氣,有時又會一直哭一直哭,玩玩具的時後、畫畫的時後,害怕大人不要我的感覺、以前跟叔叔玩遊戲會痛的感覺、不明白自己是不是做錯事情的感覺,這些好像都可以表達出來了。

我覺得,終於可以好好睡覺了。

後記:

  還記得第一次遇到小米,他黯然的躲在媽媽身後,兩眼茫然空洞,像一個少掉七魂六魄,只剩軀殼的小孩。

  與小米自責又難過的爸媽談過後,決定為爸媽進行夫妻治療(是家族治療的一種),但因小米年紀太小,便以遊戲治療協助他。開始的幾次,小米都在遊戲室中發呆,慢慢的,他開始願意畫畫,一邊畫一邊哭,問他畫裡的事情,他就抓狂的大哭,摔東西……。經過一年的遊戲治療,小米放下了防備心,慢慢會藉由玩具與表達他的心情,也逐漸相信自己並沒有做錯事。

  最後一次會談結束後,小米握著爸爸媽媽的手,笑著的跟我說:「大姐姐再見!」或許以後當她想起這段往事,小米心中仍會感覺痛,但是我想,一年多的陪伴,他已經有能量去面對這段傷痛了。

※立即加入 555個部落格 同聲疾呼「 缺我不行」串連行動 

希望大家都可以盡一份力~
讓這個社會充滿愛~
請加入串連~

曾小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